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刊撷英  >  精品文章

聪明、诚信和智慧

发布时间:2019-09-02  来源:《辽宁民进》2019年第2期

放大

缩小

  国人在夸耀、褒奖一个小孩子时,常常会用到“聪明”二字,这里面包含着评价这个孩子伶俐、机敏等语义,但是,当对一个成年人还用“聪明”二字评价时,语义中褒奖的成分可就大大地降低了。人们在社会生活中说一个人“聪明”,多数情况下是指这个人头脑机敏,功于心计、精于手段,不过有小聪明之嫌;有时甚至会是一个人不好相处和不值深交的代名词,为什么同一个词在用于评价时会出现这样大的反差?

  聪明是描述一个人天资高、记忆力和理解力强,指人的思维具有灵活性、发散性、积极性,能在较短时间内找到解决问题行之有效的办法;能从不同的方向、思路去突破问题;具有强烈的求知欲、好奇心和探索精神。用于孩子身上的聪明,就像用于科学家身上比如说爱因斯坦是聪明绝顶的人一样,是词的本意,是正面的。一直以来,由于人的先天遗传因素、后天抚育水平差异,人群从孩提时代就被划分为聪明的、愚笨的和介于二者之间的人来集合而成,不同智力类型、智商差异在后来的学校教育中又被进一步强化,因此而导致个体学习能力和成绩完全不同的结果,每个人都在“禀赋+后天学习+环境影响”下的方向上成长发展。用于成年人身上的聪明,不止于描述人的头脑或智力、学习水平,其中已经掺揉进人的社会化成分,比如道德、社会关系等因素,好行小惠、自作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的说法就是这么被引申的。

  聪明一词,在社会生活中出现了异化结果,原因在于现实中人与人是通过交往、交换、交易来发生关系、产生利益并分配利益的。如果社会生活中的一方,或抓乖弄俏,耍小聪明;或卖弄乖巧,占尽便宜;或投机取巧,用不正当的手段谋取私利,就是聪明没用到正地方了,它违反了人们社会生活中的诚信原则,这些人常常被指为精致利己主义者、极端个人主义者甚至是损人利己主义者。

  诚信原则,是社会生活中人必须忠诚老实、讲求信用的处事规范,个体要忠于事物的本来面貌,讲真话,不作假,不欺瞒,讲信誉,守承诺,尽义务。诚信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方面,是一个人立身之本,言必信、行必果。《荀子·大略》中就有这样的话:“口能言之,身能行之,国宝也,口言善,身行恶,国妖也。”诚信是一个人的道德之基,是一个社会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它使得人和人之间正常交往、社会生活能够稳定、经济秩序得以保持和运行,诚实守信保证契约双方履行自己义务,与法律手段一同维护着市场经济秩序。不过必须正视的是现实社会生活中存在大量的拜金主义、享乐主义和极端个人主义等现象,假冒伪劣、欺诈欺骗、坑蒙拐骗等滋生不止,欺上瞒下、无中生有、以假乱真等腐败不绝,客观上已经形成信用缺失、信用危机,成为社会公害。

  无论是对未成年的孩子,还是对成年的个体,聪明的话题应该是保持常谈常新的,这样才能够让聪明不与世故为伍、不与欺诈搭肩,在社会生活中接受诚信的约束,用在正处、用在要处,以确保人的思想和精神上的独立,不为虚荣所诱惑,不为世俗所左右,不为感觉所牵制,真正做到“学以成人”,学做一个智慧的现代人。

  东方文化中的智慧,在《智慧说》中是这样的:智,法用也;慧,明道也。智者明法,慧者通道。在西方文化中的智慧,多来至于哲学的论证和推理,通过自由、灵活、开放和自信的分析,来践行、促进和珍视智慧的传统,其中,有力的质疑和批判于其中占有重要的位置。东西方文化关于智慧的共同点都有“学和用”的成分,即获取知识,沉思成人,通过自我改进、自我矫正、自我批评,以改进人性的方式来成为更加具有智慧的人。现代社会中,智慧是由人的智力、知识、方法与技能、非智力、观念与思想、审美与评价等多因素组成的。智慧被认为是以最佳的方式追求最高、最优的目标,聪明能帮助自己,才智给自己带来好处同时帮助别人,智慧则能够两者兼顾并给社会带来益处。从聪明到智慧其间,是以诚信契约为路径指引、桥梁铺设的,它包括责任意识、以诚待人、尊重信任、守诺戒欺、平等互助、利己利他等机制并实施的,是一种现代社会生活模式。如果说聪明是描述人头脑里的一种能力,那么智慧则是人行动时的一种境界。

  拥有智慧的人,以一种透视、一种反思、一种远瞻的视角观人生、看社会、闯世界,从人的卑微、苦难、艰辛出发,把握蕴含在人性中的张力,秉烛前行,不言孤独,自自然然,平平常常,做普通人,持良知心,担吃亏事,沿规则行,看重长远,有大胸怀。有人说聪明的人能拥有知识、把握机会、胜强超人,那么智慧的人就更有文化、懂得放手、含而不露,常常以出世的心态,做入世的事情,平衡着自己内心与客观外物的世界,自觉践行着知行合一,是一位纯粹的人、高尚的人。

作者:邱连波     责任编辑:刘政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