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上学苑  >  推荐阅读

披着知识产权外衣的贸易霸凌主义

发布时间:2019-08-26  来源:金沙滩论坛

放大

缩小

  以创新为特征的知识增长是推动人类社会发展最深刻的力量。而为知识产权提供法律保护,则是人类社会对知识创新从自发到自觉的认识升华。其根本目的是通过为知识生产付费,调动人们从事知识创新活动的积极性,从而为人类社会的长远发展提供不竭动力。

  进入知识爆炸的21世纪,知识产权的重要性与日俱增,知识产权已成为激励全球创新和经济增长的重要制度基石。但是,在美国一些人那里,知识产权却沦为了推行贸易保护主义、遏制他国创新发展的借口。例如,2018年6月19日,美国白宫贸易与生产制造政策办公室发布名为《中国的经济侵略如何威胁美国和世界的技术与知识产权》报告,无端指责中国“强制知识产权转让”,是“知识产权的盗窃者”。又如,2018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演讲,认为中国“采用了一系列与自由和公平贸易相悖的政策手段,如知识产权盗窃等”。

  在这些美国人的眼里,中国取得的所有发展成就和创新进步,都是靠“偷窃”、“抢夺”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的知识产权得来的。这些说辞和做法的背后,无非就是一些美国人以保护知识产权为名,行贸易霸凌主义之实,企图阻遏中国创新发展的步伐。

  知识产权是美国贸易霸凌主义惯用的遮羞布

  作为二战后国际经济秩序和多边贸易体制的主要参与者,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主导制定了世界上现行的知识产权规则体系,其主要目标是维持美国等发达国家在国际贸易体系中的产业和技术优势。美国《1988年综合贸易与竞争法》正是这一背景下的产物。从该法案看,其绝大多数条文在于强化美国的国际竞争优势地位,使国际贸易政策朝着更加有利于美国的方向倾斜,而几乎不考虑其他国家的利益。其中,关于知识产权保护的“301条款”,以及由此发动的针对所谓知识产权问题的“301调查”,都是美国最大限度保护本国利益、强力推行贸易霸凌主义的主要利器。

  20世纪80年代,在美日贸易战最激烈的时刻,美国贸易代表总计向日本发起了24例301条款案件调查,其中大多涉及知识产权问题,迫使日本政府做出让步,自愿限制出口、开放市场和提高对外直接投资等。在美国肆意挥舞301条款大棒的威逼利诱下,日本先后签署了1987年日美半导体协议、1989年美日结构性障碍协议,不得已向美国开放了钢铁、电信、医药、半导体等市场。

  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也曾以知识产权问题为借口,对中国启动了三次“特别301调查”。面对美国诉诸贸易制裁的巨大压力,中国从完善体制机制的长远目标出发,对知识产权立法进行了全局性的修改。

  这一次,美国故技重施,再次针对中国的知识产权问题启动“一般301调查”,已不仅是单纯的知识产权保护,而是具有全面遏制中国创新发展的战略意图。知识产权,已成为美国贸易霸凌主义大行其道的遮羞布。

  美国知识产权指责意在遏制中国创新发展

  事实上,自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知识产权一直被美国奉为限制中国参与全球分工的“撒手锏”。1979年中美建交之初,尽管中国尚未建立知识产权制度,美国仍然要求中国在《中美贸易关系协定》《中美高能物理协定》中签订宽泛的“知识产权保护条款”。中美建交以来,美国又先后对中国发起6次301调查,其中4次涉及知识产权问题。2017年以来,特朗普政府再次祭出知识产权大棒,对中国启动301调查,并作为发动贸易摩擦的主要理由。

  但经过改革开放40余年的努力,中国已经建立起了体系完善、内容科学、与国际通行规则接轨的知识产权法治体系。知识产权保护在中国由外在要求升级为内生需求,中国成为了国际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力量。美国关于中国知识产权的无端指责,暴露了美国人对中国发展并追赶超越的焦虑感,根子上仍是“唯我独尊”、“零和博弈”的霸权主义陈旧思维在作祟。现在人们看得越来越清楚,美国一些人对中国的所谓知识产权指责,不过是对中国依靠自身力量推动创新发展的遏制。

  中国走创新发展道路是正当的权利,也是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的。在加入WTO后的头十几年,中国作为“世界工厂”,主要依靠国内劳动力等低成本要素,在大量进口原材料、零部件的同时大量出口最终产品,尽管账面贸易数值不断增加,但基本上是中低端制造,实际获利十分有限。反观美国等发达国家,在高科技领域和市场营销方面的先发优势,使其具有更强的科技创新实力和产业竞争力,牢牢占据着全球价值链的中高端,实际获利十分丰厚。从价值分配上看,贸易顺差反映在中国,但利益顺差实现在美国。其实,中美双方优势互补,在贸易中基本上实现了互利共赢,美国也乐于享受这一全球化分工的成果。但随着中国经济以“中国制造”为起点的持续发展,逐渐向“中国创造”展开重点突破,中美双方在一些中高端制造业领域的竞争加剧,触动了美国一些人的神经。

  特别是从国际金融危机后的世界经济发展形势看,中国经济虽遭危机冲击,面临很大压力,但在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引领下,新经济生机勃勃,中高端制造业快速发展,经济仍保持了中高速增长,在世界各国中十分抢眼,更让美国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而美国在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下,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复苏乏力,制造业大幅衰落,收入分配差距空前拉大,社会底层被剥夺感加深。特朗普政府上台后,为解决日益严峻的国内经济社会矛盾和问题,全方面推行“美国优先”的政策主张,尤其将中国视为长期的“战略竞争对手”,试图向外转嫁或转移国内矛盾。

  不难看出,此次中美贸易争端,虽然以知识产权为名,但却是行贸易保护之实;虽然表面上是经贸、技术之争,但实质上是未来先进生产力和经济格局主导权之争。从贸易争端制裁措施看,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的领域并不是中国具备优势的中低端制造,而是《中国制造2025》规划中重点发展的高科技产业,其意图非常明显,那就是将中国永久锁定在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中低端,永久遏制中国创新发展的势头。

  反对贸易霸凌主义,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世界上每个国家都有自我发展的权利。每个国家都发展进一步,人类离共同繁荣就更近一步。尤其是对拥有近14亿人口的中国而言,其不断发展进步将极大地促进整个人类的繁荣。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与最大的发达国家,中美在鼓励创新和保护知识产权方面拥有广泛而深远的共同利益。中国不愿意打贸易战,并且愿意以足够的诚意寻求合作。但面对美国的贸易霸凌主义,中国在知识产权问题上绝不会任人宰割,在关涉中国长远发展的重大原则问题上绝不让步。

  知识产权制度是全球贸易合作的价值共识和通用规则,绝非任由强权扭曲、推行贸易霸凌主义的的垫脚石。平等保护各类市场主体的知识产权,塑造公平、公正、有序、高效的市场环境是中国政府的一贯立场。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任何关于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不足的指责都难以成立。面向未来,无论美方在贸易争端问题上相向而行还是一意孤行,中国都将作为全球知识产权治理的主动参与者、建设者,与国际社会共同应对知识产权治理的各种问题,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权威,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构建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作者:金沙滩     责任编辑:施海燕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