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上学苑  >  理论研究

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的重要思想

协商民主是当代中国民主的重要特色

发布时间:2019-07-11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放大

缩小

  民主政治是现代政治制度的核心。经过长期的探索,我们终于建立起一套符合人类社会普遍发展要求并适合本国国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的重要特色就是以发展协商民主为现阶段民主政治的重点。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协商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中独特的、独有的、独到的民主形式”。从现在到本世纪中叶是中国实现现代化的关键阶段,发展和完善协商民主是中国政治发展和民主政治建设的主调。

  协商民主是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特征

  协商民主是中国的创造,而中国现阶段民主政治中的这个创造的真正价值主要不是在于发明了协商民主的一系列形式,而在于把协商民主作为现阶段民主政治实践的主要形式,即以发展协商民主为重点。

  从世界各国工业化现代化的历史经验来看,在任何一个国家的工业化现代化过程中,不同政治制度会产生不同的社会激励机制,其主要类型为:分配性激励与生产性激励。

  从普遍的历史事实看,凡在工业化现代化阶段实行竞争性选举的政治体系,均会产生分配性激励,即竞争性选举及开放权力通道,激励和引导各个社会阶级、阶层及各种利益群体,通过集体行动、政党行动,通过竞选去争取政治权力,再通过政治权力改变社会利益分配规则,产生“洗牌效应”,而分配性激励最终会导致工业化进程中的社会冲突和混乱。

  协商民主,实际上就是现代世界的环境与条件下,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大国,在采取相对集中的政治体制的条件下,避免分配性激励、实现生产性激励的具体的政治制度形式。

  中国协商民主的特色与机制分析

  协商民主之所以能够在中国产生和发展,离不开它所处的外部环境及其条件,但更重要的是它在中国走向现代化的现阶段可以发挥促进社会经济发展和保持社会稳定的双重功效,这是中国协商民主能够在当代产生并持续发展的根本原因。

  协商民主是最适合现阶段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民主形式。竞争性的制度安排不适合当前的中国社会,而民主协商则有利于调和社会矛盾,有利于求同存异、扩大共识。它的内在功能和价值取向能够有效地化解社会冲突、促进社会共识、推动社会和谐。这是协商民主在中国的当代价值。

  第一,协商民主有利于整合社会关系,减少社会矛盾,扩大社会共识。竞争性民主由于强化分歧和“赢家通吃”效应,容易造成利益排斥。而协商的本质是寻求利益交集,寻求最大公约数,照顾各方利益,促进妥协、促进共同利益形成。而这也正是处于工业化转型时期、社会矛盾多发时期,最有利于缓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整合的途径。

  第二,协商民主能够促进民主监督,有利于提高民主质量。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多数决定的民主机制并不是截然对立和矛盾的,协商民主可以让各种意见充分发表出来,通过交流讨论使各种意见取长补短,避免片面性,尽可能趋于一致;同时协商民主也有助于把“服从多数”和“尊重少数”统一起来。协商民主公开性、平等性和广泛性的特征,可以从多方面进行民主监督,提高民主的质量,最大限度地将“少数人”与“多数人”的利益整合起来。

  协商民主所构建起来的公共协商机制,能够协调政府、社会、个人三者的价值偏好,使多元的社会利益以公共利益为“最大值”,通过多方平等、自由的讨论、辩论和协商,达到利益表达、利益协调与利益实现。

  第三,协商民主能够提升决策科学化水平,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竞争性民主以及票决民主、选举民主的前提是公开的竞争与辩论,这种民主形式具有自身的优点但也有明显的弱点,这就是分歧与矛盾的公开化。分歧与矛盾的公开化会使具体问题抽象化、原则化,形成价值对立和道德评判,其结果是提高了达成妥协与共识的交易成本。而协商民主是求同存异,有利于共识的达成,有利于减少妥协的交易成本。

  如何提高我国协商民主质量

  对照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推动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的目标和要求,目前我国协商民主实践中还存在一些问题与不足,有其可以改进和提升的空间。

  其一,提高协商民主的程序化、法治化水平,建立各层级、各领域协商的项目清单,规范协商事前、事中、事后的相关规则和程序。在协商的内容上应实现重大政策、措施以及法律制定的全覆盖。协商民主的议事范围原则上应包括:重要方针、政策及法律的制定,重要人事安排、涉及民生与公共安全的重要措施、重大突发事件的应急对策和危机管理等四个方面,凡属上述领域的重要问题均应安排民主协商,通过民主协商了解社情民意,征询各方意见,形成符合实际、尽可能反映多数意见的科学决策。

  其二,区分协商民主的层次,建立合理适用的分层次协商的协商民主规范结构。分层次进行民主协商应当遵循利益相关性、信息充分性和责任连带性三项原则。由于社会生活中信息不对称、经验不对称以及利益局限性的客观存在,协商民主必须区分层次,也就是说:要区分不同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事务,以利益直接相关程度、信息掌握充分程度和责任的连带程度为尺度,引导相关性强的群体及代表分层次进行参与和协商,而对那些利益关系较为间接、不了解情况、其结果影响不明显的群体,原则上就不应作为协商主体参与协商。掌握利益相关性、信息充分性和责任连带性的原则,既从总体上保证了人民群众参与和管理政治与社会事务的民主权利,又可以防止参与的无效与混乱。

  其三,逐步扩大协商民主的公开性,提高透明度,加强监督,促进协商民主质量提升。公开的民主对于提高协商民主的质量至关重要。公开性是对协商主体最有力的监督,可以有效地促进协商主体提高责任意识。民主政治的本意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参与和监督,分层次进行的民主协商应当在相应的层次和范围内适当公开,自觉接受监督。(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

作者:房宁     责任编辑:吴桂娇
{ad.bottom}